遇见,唯美了光阴

漫笔 泉源:cnhechina.com
17
05月

题记:戴德人间一切的缘,目光交汇的那一刻,抵得上万千的暖。遇见,丰盈了笔墨;点缀了人生的颜色;唯美了生命的诗行,是光阴赠送的纯美,于魂魄深处开出最美的花朵,芳香着生命的一程又一程。

遇见,唯美了光阴

文/春暖花开

冬日的夜,总是会生出些许薄凉,独坐在窗前,任心事随着雪花飘舞。已经走过的路,于独处中回望,隔着一程山川,还是是生掷中抹不失的景色,就如我和你的那一场没有商定的遇见,固然随着时节的辗转越来越远,却还时常会在半夜梦回处低吟浅唱,摇荡着这一季的寥寂。大概许多工具就像指缝间的阳光,暖和,美妙,却永久无法捉住。

相遇的故事,落笔在笔墨的诗笺里,如半阙唯美的段落,绽放于心灵一隅,渲染着已经的温婉。轻蘸一缕墨香,以无悔的韵律,行于笔端,那柔情的缠绵,在字里行间放开。一笺心语,如水墨氤氲;一抹温存,和着光阴微醺。我眼角的柔波,映着你眉间的含笑;你如水的柔情,漫过我的心房。泊一弯怀念,于烟雨尘世处,与你画一场浮世清欢,看远山浅笑,观小雨润荷,弹一曲平地流水,伴着相知的音符,守笔墨的水墨青花,将温润的幽思融于清浅光阴,一同走过的景色,清彻逐水,恍如初识。

也曾有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牵念,也曾有过一眼凝眸的留恋, 伸手还能握住浓浓的暖意,为你写进生命诗行的段落,还在纸笺上泛着墨香,而你,却早已不在灯火衰退处。凡间屋檐下,有几多人来人往,就有几多时光的故事在演出。初见的点滴,若飞花柳絮般飘落在心底,是半夜梦回处的落寞。回眸过往,总有一段情,冷艳了光阴;总有一团体,温顺了光阴。相遇,是轻巧光阴的暗香,错过,是驻足在心底的难过。那些铭心的过往,不外是在一朵花开的光阴里,途径了相互的盛放。

总想,寻一个阳光暖暖的清早,踏着晓风,将搜集好的花间清露寄于你,你若收到,即是一份净水涤心的牵念。如若生掷中的每一次遇见,都是累积的前缘,那么,我情愿翻山越岭,将唇边的那抹笑靥,写进有你的诗行,以此,让缠绵的柔情有限延伸;如若人间一切的相遇,都是久别相逢,那么,我情愿拈心香一瓣,倚一窗似水流年的暖,为你站成一朵花开的永久,不为让你看到我有多壮丽,只为你能记着,与我的宿世此生。

假如,相遇的终极注定是错过,我该怎样在匆忙中,记着你的容貌,以此来慰籍你分开后的寥寂;如若,一切故事的了局,都可以被光阴变动,我该怎样带着忠诚的留恋,把过往摹仿成一朵花开的容貌,让对你的那些心心念念,在我的魂魄深处,终身一世的倘佯。这世上有月缺月圆,就会有冷暖悲欢,一起上,我们反复着等候,邂逅和分别,品味凡间风中的寥寂,也冲动着初遇的欣喜,总是渴望工夫可以停顿在某些美妙的时辰。然,时光照旧游走,没有半晌停顿。

流年的故事中,有些梦,做着做着就醒了;有些情,爱着爱着就淡了; 有些人,随着随着就丢了。一条路,深深浅浅走过了;一颗心,来往复去就累了。是不是比及光阴风烟氤氲的多年当前,一切的铭肌镂骨,都可以一笑而过?是不是当光阴不再丰盈,一切的错过,都可以随云飘散?大概总要比及赏过种种景色后,才会宁愿脱去尘世华服,细数着平庸日子里的流水与落花,以随遇而安的姿势,习气这人间的分分合合,开端学会拥抱面前目今的幸福。

林夕说过:“我们都是风雪夜中的赶路人,因相遇摩擦,消融了相互肩头的雪花,然后由于各自的道路差别,相距越来越远,雪花再覆肩头。”完毕与分开,注定是人生永久的主题,一隅尘世,半生烟雨,遗落几多尘世情未了,大概,有些爱,只合适珍藏;有些人,只合适铭刻,人生,总要颠末一些痛苦悲伤让我们铭肌镂骨;光阴,总要留下一些陈迹证明我们已经走过,生命只要阅历过才算完好。但是,要有多英勇,才干悄悄的说分别;要有多潇洒,才干浅笑着道保重。

一缕风会吹来经年的感慨;一首曲子会荡起心湖的荡漾。这个冬天好冷,有些来不及通知你的话语,好像早已被解冻在氛围里。大概,每团体的内心,都隐蔽着如许一处难过的角落;每团体的心中,都市藏着一个只属于本人的影象,藏着一瓣落花的感慨亦或是一朵流云的优美,是他人无法触及亦无法抵达的此岸,生掷中的某些路,即使再孤寂,终究要一团体走下去,即使再寥寂,也要在属于本人的空间里,单独入戏。

谁的眼光曾在谁的心田停顿?谁曾和谁演出了两心不忘?有一种遗憾叫已经爱过;有一种忘记叫尘封过往,携一片馨香的影象,道一声保重,即使人生有有数的驿站 ,已经的驻足,也暖和了前行的脚步,回眸处,也是生掷中最壮丽的景色。挽一缕光阴的含笑,用本心素笔,轻描过往,让心的明丽,在光阴的转角处伸张,怅然于每一场遇见,豁然于每一次分别,不说感慨,不道悲喜,多年当前若能浅笑着忆起,即是已经的最美。

人生的景色千万万,聚离合散本平凡;世上的路万万条,分分合合终偶然,轻握一份潇洒,放下一个豁然,沧桑当时是淡定,难过当时是刚强。只需有一颗温润的心,隆冬也会有暖意,薄凉的时节,更要学会爱惜阳光的暖和。扯一片云轻巧过往,寻一抹阳光贮存力气,有一种情怀叫人淡如菊,有一种人生叫随缘随喜。梳理沾染风尘的心境,抚慰疲劳的心灵,于流年的平淡仄仄中瞻望,船过水更幽,云过天更蓝,景色通幽处,仍能觅得满树花开的嫣然。

生命的美妙,就在于不经意间播种的点滴打动。全部影象的花瓣,那些曾同我等待一段光阴,陪我归纳柔情缠绵的优美光阴,还带着幽昏暗香,在指尖伸张。似音乐动摇心灵的琴弦,伴着光阴循环,伴着凡间悲欢,流淌在心脉之间。若回想是一本翻旧了的书,有些情节,唯有沉淀之后,方可生香。

终有一天,昔日的苦楚与高兴都市酿成异样的颜色,唯留一颗宁静的心,碾过魂魄的支点,站成永久。洗尽铅华,是一种生命淡如水的地步;是繁华后的安静;是阔别哗闹的明澈。尘世陌上,捡拾笔墨的诗心,谛听光阴的呢喃,将过往的情愫,书于字里行间,度量一颗善心,追随着生存不倦的步调,将一帘素净写进人生的诗行,用飞翔的指尖弹奏一份清宁,置信肯定会有人懂,懂我寒夜的寂廖,懂我笔墨中的淡淡难过。

一程山川,一份收藏,流年的巷口,一场场遇见,组成了生存的点点滴滴的丰盈,妖娆了笔墨的诗行,点缀了生命耐久永久的优美。回到故事的最后,有几多熟习的身影,在光阴的剪影中,若隐若现;有几多温润的心意,在光阴的流逝中,不即不离。掌心的花开,荡漾于心湖,总会在光阴深处,浅浅的诉说那些过往。

在我走过的景色里,有你相伴,我未曾孤独;在我散落的旧光阴里,曾有你相陪,我亦是好天。即便流经的光阴,淡了经年的时光,即使光阴老却了,已经的繁华,留在影象深处的仍然是脉脉馨香,铭刻我们生命里那些无悔的支付, 爱惜一起相携的打动,让一同走过的暖和,在回想中没有界线的伸张,虽然是带着难过,还会有些许伤感,但我置信,珍藏的情绪,是魂魄深处开出最美的花朵,分发着淡淡的幽香,终会芳香着生命的一程又一程。

关于本文
种种覆信
©2018 金牌文娱 版权一切 存案号:京ICP备16003828号-1